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八大胜 > 热点新闻 > 外盘让球盘 - 校园文学 | 拭去乡音的泪水
外盘让球盘 - 校园文学 | 拭去乡音的泪水
发表日期:2020-01-11 10:40:56 | 点击数:2298 次
本文摘要:生命里面有很多事,沉重婉转至不可说,我期待着每次乡音的回响。我看到成长起来的侄子侄女们用标准的普通话跟他们的爸爸妈妈要心爱的玩具,我也看到哥哥姐姐们用生涩的普通话呵斥小朋友们耍赖的行径,乡音的没落最后带来的是否也是文化的没落,城市特色的千篇一律,连每个人吐出的每一口气每一个发音都是普通话那么标准,那么无情。

外盘让球盘 - 校园文学 | 拭去乡音的泪水

外盘让球盘,在山城,我们不说人家说白个,我们不说就这样说都嫩个,有能力就做德行,舒服叫做巴适,口袋也可以叫包包,在重庆,合着轻轨穿楼,18层大坝,有趣的重庆言子更是吸引了更多的人,给山城抹上了一层擦不去的魅力。

而我住在重庆一个普通的主城区,在我们这儿,几乎人人都会说方言,外来人会很快的学会并融入我们,我们这里小孩大多从小普通话与方言并进,生活中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但是在学校等场合,普通话标标准准毫不示弱,无论是买菜逛街坐车吃饭,方言就像通用语言一般,在我的生活中有着不可或缺的一甚至我们一度认为在亲朋好友相聚之时,说普通话显得那么的矫情,但在春节出游的时候,在去南昌的路上,我们乘坐的高铁上几乎没有听到方言,大多都是年轻的父母陪着孩子说着标准的普通话,身边最熟悉的味道,似乎也只有我和爸妈交谈着的话语。在参观完滕王阁后,我们在一旁的餐厅点餐,脱口而出的重庆话,让老板娘打笑道“妹妹呀,你们是西南地方的吧”我立马切换为普通话“对的,我们来自重庆”老板娘亲切地笑一笑,把补钱递到我的手上,顿时心里非常的喜悦,因为我的方言可以直接的证明,我是一个来自他乡的人,我来自大西南,来自一个长江穿城而过的城市。后来我开始在滚滚的人潮中留心身旁人在用什么语言讲些什么,如若有一丝相似的乡音出现在耳旁,总会让我有一丝惊喜。这个城市有着和我一样从遥远的故乡来的人,无助和怪异的感觉会少一大截;路过叔叔家的时候我很诧异他们的孩子都不会说当地话,叔叔说“如今南昌大多数都是说的普通话,且江西方言多又杂,学会并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况且学校还要求必须人人都说普通话”我饶有思考的点了点头,顿时模糊了方言的意义。

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故事,说是一家人从城里赶回家过年自己的女儿在春节的时候向奶奶讨要红包,乖巧的说着新年快乐,可爱的小奶音字正腔圆着实讨人喜欢,奶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连忙拿出口袋中厚厚的一打红包,呱啦啦的说了一大串,可因为是方言女儿听不懂,只能在一旁笑着,这样的场景又发生在了多少家庭里,现在的孩子与长辈的代沟似乎被拉得更深了。

还记得小时候矫情的羡慕着那些全家人都说普通话的家庭,觉得是那么的高大上。如今看来我们一家子四不像的方言似乎比那些家庭中家人的关系更为亲切,那浸透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方言,在城市的各个街道店铺里穿梭,夹杂着小面的劲爽,火锅的麻辣,新鲜而又纯净。叫做重庆言子,那种直爽的热情的言语,是在浊浊长江中浸泡了数百年而得来的温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对故乡的思念融合在字字句句里,成为了对乡音的夜夜期盼人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生命里面有很多事,沉重婉转至不可说,我期待着每次乡音的回响。

我看到成长起来的侄子侄女们用标准的普通话跟他们的爸爸妈妈要心爱的玩具,我也看到哥哥姐姐们用生涩的普通话呵斥小朋友们耍赖的行径,乡音的没落最后带来的是否也是文化的没落,城市特色的千篇一律,连每个人吐出的每一口气每一个发音都是普通话那么标准,那么无情。

此时此刻的我只想继续操着一口土土的方言,去到面馆吼上一句 :“liangliang,来碗小面多加点海椒。”

(重庆兼善中学)